對於地方政府五花八門的救市行動,中央政府態度是謹慎和複雜的。首先,若中央政府鼓勵地方救市,則政策在地方很容易走歪,曲解中央對於樓市適度調整和“微刺激”的基本態度,這一問題在2008年和2012年兩次自上而下的救市中都出現過,其後果就是地價和房價不斷攀升,杠桿不斷加大。
  其次,地方政府出台如公積金新政、稅收補貼或減免等政策均在其權限和職責範圍內,對於緩衝樓市下滑有積極作用,而且很多優惠政策基本覆蓋的是無房戶或改善性住房需求,可以納入“微刺激”的政策框架。對於此類舉動,中央政府持默認但不鼓勵的態度。
  最後,對於挖空心思地研究如何鬆綁限購的政策舉動,中央政府持反對態度。一則因為放鬆限購與國家“微刺激”政策框架相左,二則放鬆限購可能會給市場傳達錯誤信號,以為政府新一輪積極救市開始了,反而讓樓市問題正常爆發、解決的窗口期錯失了。
  目前來看,在央行“寬貨幣”的政策作用下,短期資金利率開始下降,代表性的就是貨幣基金收益率回到4%以內,這會在未來傳遞到信貸市場和長期資金市場。再加上住房信貸緊縮政策見底,未來銀行對於住房貸款的支持規模和優惠力度會加大,因此,未來一段時間樓市低位穩定的趨勢比較明顯,下浮幅度可控,這是國家樂於見到的。(摘自《證券時報》,作者李宇嘉)
創作者介紹

dy19dyuc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