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借貸府早報記者張銳
   昨日凌晨1點左右,市住商不動產民餘女士在成都市人民中路二段附近打車前往建設南路,因質疑出租車司機故意繞路,繼而與司機發生肢体衝突,最終造成餘女士鼻子輕微骨折,臉部、全身有不同程度淤傷。這件事究竟起因如何?以至於拳腳相向?據該出租車所屬眾和出租車公司工作人員稱,目前公司已瞭解情況,正在進一步核實,並已通知當事司機陳先生前往成都新鴻路派出所協助調查。
  PART
  1
  (設計臺詞)
  餘女士:“拉我繞路,把多收的錢退給usb我”陳師傅:“你投訴噻,再鬧就把你拉回去”
  餘女士回憶,當晚她與朋友在人民中路附近聚餐結束後,支票借款打的前往建設南路。餘女士稱,她熟悉該條路線和打車價格,按照以往慣例,出租車應該經新鴻路到達,價格通常在十七八元。而司機則是經紅星路至府青立交橋到達,價格表顯示是23元。
  隨後,餘女士向出租車司機所走路線提出異議,拒絕支付繞路產生的費用。“我給了他20元,讓他找錢,但是他拒絕了。他態度很囂張地說,你可以投訴我。”雙方在車上僵持一會後,司機陳師傅啟動車輛室內裝潢,稱要將餘女士拉回人民中路原位置。
  PART
  2
  (設計臺詞)
  餘女士:“你要乾啥子?快點停車!”陳師傅:“你動手嗦?別亂拉擋位!”
  “他一開車,我喊停車也沒用,我就有點怕了。”考慮到自己獨身一人,餘女士立刻要求司機停車。爭執過程中,餘女士承認曾動手“抓扯、拉擋位”。
  在餘女士的制止下,車輛開出100米左右後被迫停下。隨後,餘女士下車準備離開。“他衝起上來就打我。”
  說起當晚的情形,餘女士仍有些激動。她說,司機陳師傅將其按倒在地,多次用腳踹頭部、身體等,整個過程持續約5分鐘,中途曾有路人經過,但因為是深夜無人上前搭救。餘女士說,直到她躺在地上無力還手,對方纔停止“動作”,最後,她硬著頭皮站起來,看清楚了出租車的車牌號。陳師傅開車“瀟灑”離去,餘女士獨自一人去了醫院。
  PART
  3
  (設計臺詞)
  餘女士:“說話都頭痛,擔心後遺症”陳師傅:“還要做檢查?我才不給錢!”
  餘女士指出該出租車車牌號為川ATH006。她通過查詢核實,該車屬於成都眾和出租車公司。
  昨天下午,餘女士在新鴻路派出所見到司機陳師傅。她告訴記者,經協商,陳師傅同意支付其第一次就醫花費。但對其擔心腦部有淤血,提出對頭部做進一步檢查,費用雙方各自承擔一半的要求,陳師傅拒絕支付後續費用,便從派出所離開了。“我準備明年要小孩,現在被打得說話都頭疼,我特擔心留下後遺症。”
  ■各方回應
  公司:已調出車內錄音核查
  天府早報記者聯繫成都眾和出租車公司,工作人員趙先生證實川ATH006是該公司車輛,並承認12月17日凌晨該車司機與乘客發生衝突。他稱,公司已調出該出租車的車內錄音正在做進一步核查。趙先生還表示,陳師傅曾向公司反映,當時雙方言語不和後,女乘客先動手抓傷他,並試圖扳動車擋位等。目前,公司已經通知陳師傅前往新鴻路派出所協助調查。
  司機:“不方便接受採訪”
  昨日下午兩點左右,記者聯繫上陳師傅。電話接通後,當記者表示想瞭解糾紛過程時,陳師傅稱“不方便接受採訪”後掛斷電話。下午3點半左右,記者第二次聯繫陳師傅,撥通後他直接掛掉電話。此後,記者先後4次聯繫陳師傅,但電話一直處於無法接通狀態。
  (原標題:打的遭遇“武打片” 只因質疑多繞路?)
創作者介紹

dy19dyuc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